人气肉多多甜宠po文推荐,篇篇都是经典!

有没有那种女主是疯批美人的小说?

栏目:肉宠小说发布时间:2021-11-25人气:887

三年前,拍卖会上的美人闯入了宋轻烟的视野,惊艳了他整整三年。

此后,美人身世成迷,身上更是总围绕着一团猜不透的谜团。

烟爷从此来了兴致,陪着那位躁郁美人装小白兔。

陆凝乔:我有病。

宋轻烟:我就喜欢有病的。

陆凝乔:……

1

2056年,渝水城。

午夜时分,地下交易场所内,一群衣冠整齐,脸戴精致银面的人们坐在座位上,难掩眼底的期待。

一位脸戴半张诡异鬼面的男人身着白色西装,站在了台上。

鬼面男人看了一眼台下,说:“接下来要登场的,是今晚的压轴好戏。”

伴随着声音落下,身后的帷幕被人用力拉开,一名脸上戴着白纱面具,身材香艳的少女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她双眼闭合,呼吸匀称,仿若陷入沉睡的睡美人,柔软绒长的眼睫微微颤动,小巧的唇瓣红润明艳,强有力地撩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。

台下的一个富商看到少女的脸时,一脸激动:“就算不看脸蛋,这女人的身材也当真是极品了!”

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富商争抢道:“都别抢,这个女人我势在必得!”

鬼面男人看到台下的反应,勾起一抹笑意,道:“我相信大家都对黑豹集团并不陌生。”

一听到这个名字,众人脸色纷纷一变。

场上陷入了诡异的安静,鬼面男人不由得勾起了唇角。

鬼面男人淡淡地说道:“而她就是黑豹第一代存留至今的试验品。她的血液就是你们最好的兴奋剂,足以点燃每一个人血液里的疯狂。”

“拍下她,还会附赠另外价值五千万的uv试剂。只要有了这个试剂,这女人包准对你们言听计从。现在开始,起拍价,一个亿。”鬼面男人继续说道。

男人拿起手中的交易锤,在桌面上重重敲下,场面人瞬间陷入了一片疯狂。

人们纷纷举着牌子,争先恐后地抢着喊价格。

“一个亿!”

“一亿五千万!”

与此同时,二楼的vip包厢突然被人推开了,一位身着规整黑西装的男人举起了牌子。

名叫陈俞的男子举起手牌,轻描淡写道:“五个亿。”

众人纷纷看了过去,对此表示惊讶。

一看到那个包厢的人都对这女人来了兴趣,他们便更加疯狂,其中几个更是喊得脸红脖子粗。

那个富商不甘心,又开始加价:“七个亿!”

陈俞:“九个亿。”

坐在台下的苟霍看到对方加价,又说道:“十个亿!我回去非得磨S这个小妖精!”

陈俞顿了顿,转过身往包厢里看了过去。

陈俞的表情有些担心:“烟爷,外边的苟总已经把价格抬到十个亿了。”

而坐在沙发上名叫宋轻烟的男人不屑地看了一眼:“呵。”

男人懒散地倚靠在椅背上,两根白皙纤长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烟,手臂上的袖子揽起了一截,露出了白皙的手腕。

烟雾缭绕间,那双深黑的眸子漫不经心地往外瞥了一眼,光影微闪。

轻轻吐出烟圈后,宋轻烟吐出了几个字:“让他买下那个女人。”

陈俞点了点头:“是。”

鬼面男人的表情也随之变得激动:“十个亿一次,十个亿两次,十个亿三次,成交!”

众人望着苟霍的眼神里无一不充满了艳羡,更多的是酸。

其中有一个富商狗腿地说道:“恭喜苟总啊,成功抱得美人归。”

苟霍心里在滴血,但是却佯装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:“哪里哪里。”

他红着张脸,一想到自己待会要用十个亿去换一个美人儿,就忍不住有些肉疼。

这美人就算再怎么好,可也不值得十个亿呀!

苟霍心里腹诽道:等回家后,我非要玩S这个美人不可!

鬼面男人从台上走了下来,对他说道:“苟总,请跟我去后台领取您拍得的商品。”

苟霍拼命压制着激动的心情,跟随着男人来到了后台。

那美人儿正躺在柔软的鹅毛棉被上,莹润光滑的指尖交叉落在胸前,男人看得心里直痒痒,舔了舔干燥的唇。

他的视线完全被床上的女人吸引住,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门已经缓缓合上。

他贪婪地注视着女人的脸,快步走到床边。

苟霍的表情也变得猥琐:“宝贝儿,能成为我的玩具,可是你天大的荣幸。”

他俯下身,想用手指去触碰女人,就在即将触碰到女人的前一刻,女人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“啪”

一瞬间,男人就被女人一掌打晕。

男人的瞳孔逐渐失焦,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女人。

女人眸底有寒光迸射,美艳又凌厉的眸子里,杀气逼人。

话音刚落,男人就停止了呼吸。

陆凝乔嫌恶地用棉被擦干手上的灰尘,掏出了怀中的对讲机:“离开黑豹前的最后一个任务,我已经完成了,可以放我走了吧?”

黑豹语气挑逗:“别急,宝贝儿,我们再好好聊聊。明明是我一手栽培出了你,你为什么非要离开我呢?”

陆凝乔冷笑一声:“呵,栽培。”她的眼底浮现起无数条细碎的红血丝,“你管那玩意儿叫栽培?”

黑豹:“我明白了,你还在计较那个人的事对么?那是她自愿为你而死的,怪不得你。”

陆凝乔懒得搭理黑豹,语气冰冷:“少废话,试剂在哪。”

黑豹:“你现在的左手第一只柜子里。”

陆凝乔打开抽屉,却发现了无数只样貌相似的试管。她半低着眼,清亮的眸子难掩燥意:“黑豹,你耍我?”

见状,黑豹也不恼火,说:“我只答应过你给你试剂,但要分得清试剂可就是你自己的事。这里边只有一支试剂是能够维持你生命力的药。”

“而其他的,可都是会要了你的命的毒药……”

对讲机的那头是男人病态的笑声。

片刻后,对讲机里又传来黑豹的声音:“乔乔,继续留下来好不好?只要你留下来,我会继续提供你任何想要的。”

陆凝乔冷眼说道:“痴心妄想。”

“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“嘟,嘟,嘟!”

猝不及防的,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彻了整个地下交易所。

黑豹露出邪恶的笑容:“”要不了一分钟,那些手持武器的保安就会到达你所在的房间,将你捉拿起来。”

“到时候你就算哭着求我,我也不会帮你的。”

2

陆凝乔面无表情地关闭了对讲机,一双低着的眉眼裹着寒意。

陆凝乔扫了一眼周围,咒骂道:“变态。等老娘哪天找到你,一定剥了你的那张皮。”

月华如水,淌在光冷的地面上,裹着一层寒凉。

宋轻烟脸上依旧戴着面具,低垂着眉眼,懒散地靠在驾驶位上,漫不经心地吐着烟圈。

领口被他扯得松松散散,露出了白皙精致的锁骨,好看的眉眼里满是恣意与张扬。

陈俞走到宋青烟的面前:“烟爷,刚刚交易所里出事了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苟总不见了。”

闻言,宋轻烟疑惑地挑了一下眉梢:“怎么回事?”

陈俞摇了摇头:“不清楚,那个女人也不见了。”

看到落入视野内的人儿,电话那头的宋轻烟顿了一下,随即低笑了一声:“有趣。看来是有人先我们一步解决了目标。”

他挂断电话,一只手搁在车窗边,指尖慢悠悠地敲打着,眸底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。

陆凝乔的腿部鲜血淋漓,在与男人相隔不到十米的地面上艰难地挪动。

没过多久,她眼前便模糊起来,狼狈地倒在了地面上。

一双漂亮凌厉的眼睛里还带着几分倔强。

与此同时,左手边的车门突然一下子打开。

宋轻烟缓缓道:“迷路了?”

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贵气,量身定制的黑西装衬得肩宽腿长。

一双笔直修长的腿更是懒散地搁置在车门外。

注意到那美人儿正警觉地望着自己,男人的眼尾挑起一抹笑。

他手指一挑,轻轻掐灭了手里的烟头,眸底的光亮忽明忽暗。

“敢不敢上哥哥的车?”

郊区,别墅。

宋轻烟抱着怀里熟睡的美人儿,眸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。

这女人的皮肤雪白得近乎透明,昏睡的时候就像个懵懂纯真的少女。

只是宋轻烟心底清楚地很,这女人完全没有表面上那么纯真无害。

电话响起。

陈俞说道:“烟爷,地下交易所刚刚爆炸了,依据调查,应该是黑豹的人所为。不过他们为什么要炸毁地下交易所?”

宋轻烟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,眸光微闪,另一只手正不紧不慢地给她的手臂注射药剂:“恐怕是为了某个人。”

陈俞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懒得说。”

陈俞:“……”

他挂断电话,上楼,将女人轻手轻脚地搁置在床上,粗暴地扯开了她的衣领。

奶白色的肌肤上,烙着一枚黑色豹子的印记。

宋轻烟的眸子蓦地一沉,翻涌着戾气:“果然是黑豹的人。”

他伸手,放在了女人白嫩细软的脖颈上,只需要轻轻一掐,那女人就会再也醒不来。

他眸色沉冷,手指还没用力,就对上了女人眸底的寒光。

“找死。”陆凝乔的表情十分寡淡,力气却远乎常人。

她一手按住男人的手臂,一脚勾中了宋轻烟的腰,用力一翻,便占据了上风。

女人低垂着眉眼,手握一把尖刀抵在男人的胸前。

陆凝乔:“你也是黑豹派来的?”

宋轻烟的话语有些轻佻:“宝贝,这里只有你是黑豹的人,不信的话,你撕我衣服看看?”

即便是落于她身下,男人的脸上也不露丝毫惧色,面具下,那双清亮眸底流露出的只有恣意的笑。

陆凝乔并未放松警惕,撕开了他身上的西装,在他的胸膛上仔细地看了看,确认过没有黑豹的标志后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宋轻烟挑了挑眉:“哥哥的胸肌好看么?你就不好奇哥哥在面具下的这张脸么?”

陆凝乔:“……”

她默默地用被子捂上男人的胸膛。

宋轻烟一如刚才,挑逗道:“是哥哥不好,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在上面。”

陆凝乔白了他一眼:“你能闭嘴么?”

“能,只要你愿意用嘴堵。”还是和刚才一样不正经。

陆凝乔:……

她随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来了一只袜子,粗暴地塞进了男人嘴里。

任凭那男人挑着眉,可怜巴巴地瞅着自己,她也并未搭理,待将男人绑好之后,陆凝乔便打算无情跑路。

当着宋轻烟的面,她一点也不避讳地重新换上了一件衣服,与此同时,一股暖热电流猛地窜上了心头。

陆凝乔意识到不对,立马问道:“你之前对我……干了什么?”

陆凝乔的腿一下子瘫软下来,艰难地扶着床边,面上浮起了不健康的粉色,只见宋轻烟已经轻而易举地解开了她绑好的绳子。

“别紧张,”他绅士地将女人抱起,放在床头,在你离开前,我想听你说几句实话。”

男人的眼底闪烁着危险的精光。

“第一,你跟黑豹是什么关系?”

“第二,你认不认识宋寒染?”

“你真想听实话?可我从来都只跟快死的人说实话。”陆凝乔不屑地说道。

望着那双美艳的眸子,宋轻烟冷笑一声。

那双眸子危险又凌厉,仿佛暗伏了一只潜藏在黑夜里的凶兽,她仰着脖子,抬了抬头,在宋轻烟耳边吐气如兰。

陆凝乔看了一眼宋轻烟:“所以,你真想听实话?”

男人心头猛地一跳,下一刻,他反被陆凝乔给按在了床上。

陆凝乔的眸底充斥着猩红血丝,整个人看起来又冷又燥,下一秒,她一个手刀,男人晕了过去。

陈俞回来的时候,外边天光已经大亮,他走上楼,敲了敲门。

陈俞说道:“烟爷,今天还要去帝都谈判,您可别忘了。”

屋内毫无动静,他又敲了敲门。

“烟爷?”他狐疑着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房间内乱成一团,到处都是撕碎的衣物,床上的被褥被撕成一条一条,委屈地搭在床角。

宋轻烟正躺在床上,懒散地抬手揉着碎发,身上倒是没留下任何暧昧痕迹。

陈俞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“几点了?”宋轻烟宛若一个没事人一样,抽起了一根烟。

“已经十点了,烟爷。”陈俞看了一看四周,“您昨晚家里这是……进了什么洪猛兽了?”

听到他的疑问,宋轻烟懒散地弹了弹指尖的烟灰:“进了个小妖精。”

3

“啊……?”陈俞一脸疑惑。

没等他多问,宋轻烟便起身开始换衣:“今天下午的谈判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准备好了,不过……”陈俞疑惑道,“白鸽组织的那群人的手里当真会有大少爷当年的情报?”

“作为国际上最大的情报局组织,除了他们,我也没有其他人可信。”宋轻烟淡淡道,“倘若连他们都查不到,那其他人更加不可能。”

陈俞点了点头:“懂了,我这就去给您安排航程。”

宋轻烟从鼻尖溢出了一声轻微的嗯声,懒洋洋地吐了口烟:“等等。”

陈俞顿了顿:“怎么了,烟爷?”

宋轻烟又道:“昨晚拍卖会上的女人,我要她的全部信息。”

“是。”

等到陈俞离开,宋轻烟的唇角微微翘起:“昨晚那个女人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与此同时,正在给自己腿上药的陆凝乔接通了一个电话,她手里拿着变身器,按下了接听。

白鸽:“喂,天王盖地虎。”

陆凝乔无语道:“……白鸽二百五。”

对方一本正经:“看样子是本人。”

对方继续说道:“有个大款给了我们一笔巨款让我们查宋寒染当年的事。一想到这件事涉及到了你,我便来问问你。”

“……宋寒染?”

一提到这个名字,陆凝乔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昨晚那个男人的脸,她勾了勾唇角:“把我的信息都隐瞒了,关于宋寒染的消息倒是可以如实告知。”

“这……王福贵啊。”白鸽开口道。

陆凝乔再一次纠正对方:“说过了,我叫王富强。”

“好的富强,你当年到底跟宋寒染有什么关系?”白鸽疑惑,“为什么我每次一查你的资料,这里边全都是一群红叉呢?”

“你不需要知道,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合作伙伴,我能为你们提供情报就行了。”听到“合作”这俩字,电话另一头的人语气变得格外轻快。

对方也很爽快:“行,合作愉快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。”

陆凝乔顿了一下,突然开口:“还真有,那本市面上已经绝版的《知霸》复习试卷,我想请你帮我寄一套过来。”

白鸽:……

听着电话那头的浑厚男低音,白鸽缓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:“不是,你要那玩意干什么?你家孩子要高考了?”

陆凝乔一脸平静:“我要准备高考。”

白鸽:……

白鸽一脸震惊:“富强,你今年才十八?!”

陆凝乔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嗯,怎么了?”

白鸽佯装镇定:“咳……没什么。”

白鸽内心腹诽道:以他的能力来说,这人年龄至少也得有四十多了吧?

“行,那些复习试卷我这几天给你寄过去。”

“嗯,谢了。”挂断电话后,她眯了眯眼,靠在了椅背上小憩。

手机疯狂地响着,滴滴滴的声音不停地传来,是她网上的朋友:“王富强,你为什么突然一言不发就要退网一年啊?!”

她揉了揉疲惫的眉骨,懒倦地发了句:“再吵拉黑。”

朋友:……

三年后。

一家顶尖医院内,宋轻烟的身上懒洋洋地套着一身白大褂。

金边眼镜懒散地搭在高挺的鼻梁上,衬得镜片后的眼神愈发深邃,他一手撑着下巴,修长的指尖落在玻璃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:“几点了?”

他微阖着双眼,懒洋洋地看了陈俞一眼。

陈俞在旁边道:“烟爷,现在已经十一点了。”

宋轻烟连忙从背椅上起身,脱下了身上的白大褂:“该下班了。”

“可是少爷,还有半小时……”陈俞想要制止,“老爷要是知道您这样,他估计又会为难您。”

可宋轻烟却毫不在意:“那就让他气。”

他嘴里叼着一根烟,笑得有些邪:“反正他也没认过我这个儿子。”

陈俞不敢继续说什么:“……是。”

他换上一身规矩妥帖的黑西装,陈俞老老实实地替他锁上门。

走廊上,突然间涌上了不少人。

一名陌生男孩的脑袋上都是血,瘦弱的手臂已经隐隐可见森森白骨。

医生震惊:“怎么回事,这孩子怎么伤的这么严重?”

那名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面露担忧。

老师惊慌地说道:“这孩子昨晚被绑架了,刚从绑匪的手中被救出来。”

说罢,她还从身后拉出了另一名戴着白色鸭舌帽的女孩,老师继续说道:“对了,还有她,就是她前几个小时在绑匪手中把人给捞回来的”

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,陆凝乔刻意压低了帽檐:“我没事。”

老师反驳:“怎么可能没事,你和他一起被警方解救出来的时候,脑袋上可都是血呢!”

她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故意,慢慢吞吞的:“……老师,我真没事。”

陈俞看了眼宋轻烟,问:“烟爷,你在看什么呢?不是已经下班了么?”

注意到宋轻烟的视线一直黏在那个女生的身上,陈俞也跟着看了过去。

老师有些不放心:“既然都来了医院了,总还是得让医生看看,这样老师才会放心。你是不是担心医药费的问题?放心,老师帮你出钱。”

陆凝乔:……

那只白色鸭舌帽被无情拿起,露出了少女精致的容颜,在场的人纷纷呼吸一窒。

倒是宋轻烟,他低低地吹了声口哨:“这个病人,我来看。”

其他医生:???

陈俞更是满脸问号:“烟爷,您不下班了?”

宋轻烟猛地拍了陈俞一下,面色正经:“上班时间,说的什么话呢,给我注意点。”

陈俞砸了咂嘴:“……哦。”

其中一位医生走了过来,低声提醒了他一句:“宋医生啊,这孩子只是个大学生,付不了您多少钱。她肯定是负担不起您看病的费用的。”

宋轻烟的嘴角轻轻一勾:“我今天心情好,不收钱。”

医生:……

他吊儿郎当地走到那名老师面前,绅士地抬手,做了个手势:“请跟我来。”

那名老师的脸瞬间漫上了血色。

陆凝乔看着他,脸色微变,想道:这人……怎么有点眼熟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点击下方卡片可继续观看

原文转载自:猫九小说(已授权)书名:那个斯文败类被驯服了

↓↓↓↓扫码关注公众号,免费阅读↓↓↓↓

有没有那种女主是疯批美人的小说?

” 相关信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