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气肉多多甜宠po文推荐,篇篇都是经典!

豪门甜宠《钻石暗婚》傅夜七&沐寒声 完整阅读&番外

栏目:肉宠小说发布时间:2021-06-10人气:9534

第1章 他舍得回来了

  九月底,荣京的傍晚秋意正浓。

  坐落于南郊的御阁园磅礴庄严,数千平的别墅,只有餐厅亮着灯,尤显静谧。

  田帧刚把晚餐摆好,转头就见一个优雅的女子悠悠的从楼上下来了,便恭敬的候在了一旁。

  女子安静落座,精致的脸很是清冷。

  田帧这才敢抬头看过去,她伺候了少奶奶三年,却丝毫看不透这张二十五岁的脸,没法总结她的喜怒哀乐,只觉其性子太淡,一张绝美的脸过于白皙,却精致得无可挑剔。唯独,她不爱笑,美则美矣,却缺少生气儿。

  “听说,他回来了。”女子忽而开口,然后又不疾不徐的用餐,美眸不抬。

  田帧切断思绪,却暗暗地吃了一惊。

  吃饭之间说话,这还是第一次,可见少奶奶对少爷的行程还是关心的。

  “先生傍晚的航班,这会儿该是落地了。”田帧连忙点头,略显喜色,等着她再说什么。

  夜七却轻轻一句:“他舍得回来了?”

  低婉的声音,淡淡的,根本没有惊喜。

  田帧微愣,抿了抿嘴巴,从平静的声音下听出了微微的怨气。

  也是,他们夫妻俩结婚三年了,婚礼一结束,少爷就远赴国外一直不肯回来,这一次还是被老太太硬逼着回国。

  沉默了一会儿,田帧看了看她,低头,又看了看,还是没忍住的提醒:“太太,这几天,该是您的排卵期了。”

  话音落,夜七握着筷子的素手顿了顿,随即恢复慢条斯理,粉唇淡淡的一句:“他不会回这儿的。”

  唯一疼爱她的奶奶急着抱曾孙,她也想生,总算一种报答,让奶奶高兴,可她一个人怎么生?

  “咔擦!”静谧的别墅,夜七的话音刚落,传来锁孔扭动的声音。

  夜七微低头,手心却紧了紧,她在猜,是不是他回来了。

  那个,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娶了她,以为从此可以依偎,却转身离去、不曾多看她一眼的男人?

  一旁的田帧见了门口的人,已经喜得笑了:“先生回来了?”

  赶忙走过去接行李箱,倒不像一个管家,却像迎接自己的儿子,满脸喜笑:“可真是快,太太刚才还念叨着怎么还不到呢?先生用过晚餐了吗?”

  对于田帧的热情,沐寒声只淡淡的点头,没说话,而对于她的话,他倒是眉间微动,挑目看向那头的女子。

  她正低眉,兀自用餐,不惊不喜,连招呼都不打,哪里像会念叨他的人?

  也正是这时,夜七咽下食物,出于礼貌的抬头,远远看着他,心底轻轻被撞击一下。任何女人,对英俊的男人都没有免疫,夜七也不例外。

  看不出他的风尘仆仆,倒是一身考究的西服,越发衬出尊贵,依旧英眉挺鼻,与性感的喉结呈倒‘人’。

  沐寒声眉目深邃的盯着她看,薄唇之间似是有些惊愕。

  这个女人,是他的妻子傅夜七?

第2章 对自己没信心吗

  三年前的婚礼,她骨瘦如柴,面无血色,一张脸寡淡得令人泛冷,如今呢?

  唇畔依旧微显苍白,可那张脸已精致如画,美眸静墨,柳黛柔美,三年而已,竟换了个人?

  管家田帧见沐寒声盯着夜七痴看,不由得笑了低耳:“是不是悔了没早些回来?”

  少奶奶结婚时,刚回她二叔家算是寄人篱下,整个人毫无光泽,是老太太急急的将她迎娶过来,三年调养,总算珠莹玉泽,的确该惊艳。

  田帧这一打趣,沐寒声也收了目光,峻脸依旧淡漠,把那一点点惊愕藏得极好,而后泰然的褪下外套,已经迈步往楼上而去。

  夜七略微低眉,心中一点点低落。

  这夫妻关系,连陌生人都不如。

  不一会儿,见田帧拖着瓶红酒出来,这是他的习惯,远门后必定喝一杯红酒解乏。

  夜七忽然放下餐具站起来,低婉的一句:“我去吧,你把晚餐收了。”

  田帧在原地站了会儿,欲言又止,目光焦急又隐晦的看着那瓶红酒。

  夜七走路无声,到了书房门口敲了门,无人回应,这才推门进去。

  知道他是不喜欢她的,所以,夜七一时还真不知要如何相处。

  走过去,把红酒放在桌上,立马小心翼翼地转身下楼。

  只是刚坐定,却发现她的常用的丝巾似乎落下了,只得再一次推开书房的大门。

  她拾起了淡绿色的丝巾,因为平时她从不来这儿,显得有些闷,继而去把窗户打开。

  此刻的沐寒声就站在书房门口,见她在里边也就停了脚步,目光却在她身上没收回。

  在外,他没空、也无趣欣赏任何一个女人,但这是他家,那是他妻子,也便无妨了。

  刚刚见她坐着,这会儿才知她身形高挑,不算骨瘦如柴,却依旧纤瘦,侧身之际,男人眼睛眯了眯,如此纤瘦,居然也有完美的曲线。

  夜七拉开窗帘,开了窗,转身发现门口站了人正盯着自己,愣了一下,淡然往外走。

  她不会以为,他的目光里是欣赏,三年前,他离开之际就说过,他可以娶她,但不会爱她,至少三年内不会。

  走到他跟前,他却没让,夜七只好抬头看了他:“麻烦让一下。”

  “红酒,你送上来的?”男人低低的开口,略微黯哑的嗓音,透着蛊惑。

  夜七看着他走近,不明所以,却也静然而立,点了点头。

  终于,他走到跟前,因身高优势,显得他威严凌人,她却发现他呼吸粗重,喷薄着淡雅的酒味,混着高贵的檀香,一双幽深的眼眸里透着微红,似是压抑到了极致。

  可沐寒声是什么人?城府世故的商贾大亨,喜怒不形于色,怎么会在彼此说话没超过三句之际,忽然对着她这副表情?

  除非是遇到了理智不可控制的事情……

  “刚回来,你就这么隆重的招待我?”沐寒声压得低低的声音,不露喜怒,却因为药物作用而不断抵近她。

  夜七不解,抬眸看着他,柳眉微动,刚想开口问点什么,他修长的指节却握了她的小脸,不许她躲,气息吐在她额间:“给自己的丈夫下药。”他鹰眸一眯,凉薄中一丝探究:“对自己没信心?”

  沐寒声实在没想到,清冷淡然的小女人,能想出这样的招。

  下药?

  夜七微皱眉,略微惊讶,可是唇瓣微启之际,他却倏尔覆唇,尽数吞走她的气息,不给任何反抗的机会。

  没有男人不近女色,八年单身,他沐寒声也有需求,何况,她居然给他下药。

  就在夜七气喘不已时,他的眉峰又紧了点,低咒一声:“你到底给我放了多少药?!”

第3章 昨晚是奶奶的意思

  沐寒声并非青葱小子,他做事一向有节有寸,这一晚却像着了魔,超出了掌控。

  房间里恢复静谧时,夜七只觉得腰酸腿痛,卧室里只有壁灯微弱的黄晕,她微微抬眼,看向黑乎乎的窗外,很晚了。

  睁眼发呆许久,她才伸手,轻轻拿掉他拥着自己的手臂,一点点挪到床边。

  双脚落地,刚要起身,却腿一软,倏然就往地上栽,她闭了眼,咬牙等着落地。

  然而,是身后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整个人捞住,转而把她放回了床上,替她盖上被子,沐寒声才慢条斯理去挑了睡袍裹上。

  返回,他才低醇的问了句:“要干什么?”

  夜七抬头,确定他在跟她说话,但那张冷峻的脸没有表情,她也就摇了摇头:“没事。”

  沐寒声立在床边,微微蹙眉,表情不明。

  下一秒,他忽然弯腰,一伸手将她从被褥里抱了出来,大步径直往浴室走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夜七猛然惊了一下,一把搂了他的脖颈,却又立刻放开。

  男人低眉,薄唇微启:“洗洗再睡。”

  接下来的画面,夜七一直都没好意思去回忆,但的确,全程都是他帮她洗,她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过,最后又被他抱上床。

  扯被褥、铺床单,折腾了一会儿,他才终于放她睡觉。

  这一觉,夜七睡得非常沉,一觉醒来,枕边还有隐约檀香,他却没在卧室。

  楼下,偌大的餐厅,只坐了一个男人,看似低头专注的看报纸,目光却不时往楼口扫一眼。

  “她到底几点上班?”终于,男人问了一句,嗓音厚重,剑眉微蹙。

  田帧在一旁慈祥的一笑,先生对时间的苛刻是出了名的,他的时间,别人是半分钟都不敢耽搁。

  也才道:“太太是御编翻译官,只有别人预约她的份儿,不需按点打卡。”

  沐寒声脸色怪异了两秒,她昨晚还对着他说要上班得早睡。倒是他差点忘了,这个柔弱的妻子,在政界可是出了名的翻译,一枝独秀。

  于是,他低眉开始独自用餐,草草了事后匆忙出门。

  田帧看他走了,却还笑着,先生的时间是珍贵,可他还是等太太等了快半小时!

  夜七留了足够的时间收拾,缓慢而泰然的走下去时,精致的脸上,看不出丝毫忍痛的痕迹。

  田帧一路看着她下来,走近,入座,一直都笑着,眼疾手快的给她盛了爵士汤。

  这是夜七的习惯,任何一餐前总要喝爵士汤,护胃,养身,她的身体恢复到现在这样,这汤功劳不小。

  “太太昨晚睡得好吗?”田帧笑着,看似随口一问。

  夜七喝汤完毕,放下汤匙,优雅的擦了嘴角,美眸不抬,低婉的声音却淡淡的一句:“奶奶让你这么做的?”

  沐寒声说他的酒里被下了药,这家里一共就三个人,夜七一想也知道是帧姨。

  田帧愣了一下,候在一旁点了点头,老太太实在是等不及他们两夫妻这不温不火的,才出了这下下策,不过,她昨天放药的时候,手一抖,好像放多了点,不知……

  这才看向桌边的人,秋天,少奶奶穿着矜持,一套纯白的职装,唯一露的一点脖领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  夜七知道帧姨在打量自己,却稳稳的坐着,兀自用餐。

  “下次药量少点。”结束后起身,她冷不丁的一句,后如往常一样拿了外套,拎了公文包出门。

  上车后,想起昨夜的疯狂,指尖似乎还残留他坚实的触感,低头看了平坦的小腹,她莞尔一笑,只一秒,笑意随即湮没。

第4章 傅家那个厉害的侄女

  “夜七,恭喜啊!”

  刚进外交部大门,就有人对她贺喜,让她不明所以,今天是苏曜新官上任,成为最年轻高官,她有何喜?

  倒也都回以淡笑,到了办公室,抬手推门,人却愣在门口,看着立在窗边的男人。

  “夜七!”男人和风如煦的一笑,低低喊了一句。

  苏曜等了她一会儿了,知道她今天下午才会过来,却还是来碰了碰运气,果然没白来,不过看着她的脸,他温柔的神情微微一顿,蹙眉:“昨晚没睡好?”

  夜七微愣,目光闪了闪,摇头转移话题:“恭贺升迁!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何指教?”

  出身商贾世家的苏曜,偏偏走入政界,为人儒雅沉稳,温如春风,但身居高位,也自有他的威慑力,否则世故沉浮的政界,他如何能如鱼得水?没有负面新闻,亦是两袖清风?

  “别卖关子了,说吧!”好一会儿,夜七拿出翻译文件,淡淡的一句。

  见她不给面子,苏曜无奈轻笑,知道她一向这样,这才开口:“以后你就是我的御用翻译。”

  夜七抬眸,所以,这就是大家为什么恭喜她的原因?

  她在政界摸爬滚打,的确也为了靠他近一点,但那是曾经,现在,她已经不确定了。

  可夜七冲他摆摆手,淡笑一下,扬了扬手里的文件:“我今天任务不少,部长大人,您是不是也该去忙了?”

  苏曜把话咽回去,无奈淡笑,早该知道她会如此淡薄,别人贺喜他升迁的鲜花,他挑了一束最鲜留给了她:“那我走了?”

  夜七埋头摆了摆手,门一关,却看着那束鲜花,清冷的小脸柔和少许,也在思虑,她的公司刚满一年,刚开始暗中争夺、干预傅氏业务,巧的沐寒声回来了,她又成了苏曜的翻译,打理公司事务的时间会更少。

  外交部整日忙碌,随时可见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身影,但一整天,没有人敢去打扰身为御编翻译官的夜七。

  直到傍晚,部长秘书才恭敬的敲了夜七办公室的门。

  “请进。”夜七抬头。

  “傅翻译。”秘书看着办公桌后素来清冷的人,拿捏不准她的脾气,恭谨的道:“部长晚上有个局,说希望您随行,您看……”

  夜七放下笔,想了会儿,抬头见了秘书的紧张,她也不说什么,只淡淡的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

  秘书松了一口气,傅翻译总算没拒绝,这才略显轻快的道:“部长十分钟后在门口等您!”

  夜七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随后就去。

  苏曜不喜欢饭局的人,但又从不拒绝,每每必带她,说让她多认识军政界的人,多少对她的公司发展有益。

  果然一进包厢,就是形形色色的官员,倒是没有太谄媚的嘴脸,纷纷恭贺苏曜升迁。这一点让她觉得舒服多了,苏曜的为人如何,她清楚,和他相交的也差不到哪儿去。

  苏曜给她介绍一圈,从部长到科长,她一直笑着打招呼,到了有人看在苏曜面上给她敬酒的时候,她却犯难了。

  “傅翻译的大名,如雷贯耳,这一杯不能不敬!”某处长一脸义正。

  夜七为难的抿唇,捏着酒杯的手进退维谷。

  “对不住!夜七喝不了酒。”正在这时,苏曜温和一笑,自然的把她的酒杯接了过去,对着众人道:“这杯我替了,一会让她以茶代酒?”

  众人愣了一下,随即纷纷笑着点头,因为苏曜爱护她是出了名的。

  夜七在他人看不见时瞪了苏曜一眼,明知道会这样,还非把她拉来。

  苏曜收到她的表情,反倒笑了,又爽快的喝了一杯。

  而此刻,身处饭局的还有沐寒声。

  沐氏家族沿袭了百年,沉浮迭起,差一点彻底没落,25岁的沐寒声却一手将‘沐煌集团’救活, 也因此,沐寒声成了商界传奇,他出国3年,沐煌又占据了北美三分之一的大市场,一听他归国,各方忙着联名盛邀。

  偌大的包厢,坐了各个集团首脑,却不管他们在外如何春风得意,此刻都不乏恭敬和谄媚。好在,大家都看出来,沐寒声今天心情不错,觥筹交错,虽峻脸淡漠,但来者不拒。

  有人看了坐在离沐寒声很远处的傅天成,笑说:“听闻外交部长苏曜,今天新官上任,日后有托得着的地方,傅总可得帮衬帮衬!”

  这话一拐三个弯,自然有人不懂。

  傅天成却小心的看了一眼沐寒声,这才虚虚的摆手:“这傅某哪帮得上?”

  那人一笑:“怎会帮不上?苏部长一向看重你侄女,更一手提拔,如今上下级相随,你侄女可不是最能说上话?”

  听到这里,沐寒声终于不再只是漫不经心的听,指尖夹着酒杯轻轻摇曳,看似随口一问:“哪个侄女?”

  “就是傅夜七啊,看起来弱风扶柳,在政界的地位,可硬得很!”有人谄媚的抢口笑答。

  沐寒声摇着酒杯的手兀自顿住,眼角微收。

豪门甜宠《钻石暗婚》傅夜七&沐寒声 完整阅读&番外

” 相关信息: